施迎合散文诗选(二十章)

作者:文学书院微信号:wenxueshuyuan发表时间 :2019-03-13


施迎合散文诗选(二十章)
我喜欢的月亮花
那是我喜欢的月亮花。为你,我裹着满身风尘追寻着来。
我已流浪太久了。
风霜、雨雪、沙尘、雷暴……是陪伴我的常客。
寂寥、孤独、欺诈、痛苦……缠绕着我的旅途。
我千里万里历经苦难披星戴月赶着回来,是心怀一份坚守,是为了我们今生的约定。
月亮花,我喜欢的月亮花呀!你知道吗?
“暂时的分离是为了明天美好的欢聚!跟着月亮走吧,月亮圆时会开花,我就是你的月亮花……”你略带离愁的话语,像那晚闪着银光的清风紧紧粘贴在我沉重的行囊。
我强忍泪水攥住你的叮咛渐行渐远,不论走到哪里?想起美丽的月亮花,我困倦、劳累的心壁就会抽出爱恋的青芽,结出幸福的开心果。
月亮花,我喜欢的月亮花,你猜到了我此刻的心思?看到了我现在的模样吗?
春秋几度人亦老。也许,我刻满岁月印记的脸庞会吓着你,但那条条深深浅浅的沟壑、皱纹都是为你而生的呵!
我期待我深情地呼唤会让你伸展开手指的花瓣,一点点轻柔地抚爱,然后,再一点点捧出月亮花儿的芳香……
(刊《星星•散文诗》2014年5月号并入选〈中国当代爱情诗经典〉)
有一朵花从窗外探进头来
这是一个平常的夏日,闷热、潮湿、阳光不阴不阳,让我的心没法晴朗。
惆怅间,一缕淡淡的香味飘来,寻香望去,哦!竟有一朵花从窗外探出头来,一朵开得正繁的黄月季哟,好灼眼!夏日的清凉顿时弥漫我的身心。
我想那花定有灵性,不然,它怎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漾着青春喜色的笑靥,从窗外走进我的斗室,在无言中毫不张扬的亲近我呢?
嗅者它独有的芳香,默默凝视花的倩影,我想起了许多、许多……
难道往事只能回味?逝去的不能重来?花儿谢了就一定不再绽放吗?
我问花,花望我,无声的传递胜过千言万语。
我静静地用心咀嚼,美美地沉醉在那朵花带来的境界里。
(刊《星星•散文诗》2014年5月号)
珍藏,不仅仅是
一个美丽的姑娘,站在三月桃花盛开的原野上,她灿烂的笑容像粉红的桃花,一袭红衣如火,点燃了一年中最美丽的季节。
没有刻意雕饰,呈现的是质朴、纯真。
我一遍遍地欣赏,每一次都怦然心动,逝去的日子不再。眼眶里滚动的是不尽的缠绵。
我不知道女孩此时身处何方?但我知道当初的她定是充满阳光,不然,满山的桃花不会开得如此繁研,她的笑靥也不会飞出花朵的霞彩。
女孩把她最珍贵的照片送给我,照片上浓缩了她想说的所有话语。
从此,我眼中便多了一幅永不凋残的风景,我时常在风景里流连,想走却始终走不出来。
也许,这是注定的缘分吧!有爱相随,有美作伴,难以忘却即是幸福!
就像在这多雨的夏季,有几滴雨点挟着雷电敲醒埋在我心中的珍藏。
(刊《星星•散文诗》2014年5月号)
雨中,聆听鸟语
是清脆的响铃?还是弦乐的奏鸣?声声慢,阵阵急,天地间回旋的尽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动听谐音。
这个夏天季节反常,百年难遇的倾盆暴雨延绵不断,让平地涨潮,让城市成为泽国,让我们的心也阴霾起来,蓄满层层叠叠的秋水。
而小鸟飞翔的本性依旧,在风雨渐小的间隙,它倏地亮开翅膀以很漂亮的姿势从天空降落在我的窗台,一边用嘴梳理着羽毛,一边对着我发出阵阵忽紧忽慢的低吟浅语。
我静静聆听,一如静听爱人的倾诉,柔情于瞬间穿透朦胧的雨雾,温暖我潮湿的心房。
我期待这样的时刻,这样的不期而遇,每天都有快乐降临身边,就像那只小鸟在雨天依然会鸣唱着光顾我的世界,与我平等对话。
一道闪电划过,雨骤然紧密,而我的心却一片蔚蓝……
(刊《星星•散文诗》2014年5月号)
假如我是吴刚
假如我是吴刚,我不会天天呆在广寒宫里,举着一把斧头砍树,砍那永远砍不完的桂花树。
你看:那砍了又合、合了又砍的桂花树,依然树叶青青,身子健硕,个子高高。你砍掉了她的枝桠,却砍不断她向上生长的心,它的心里,肯定长着一样的我。
人活一辈子,谁不会犯错?我的错就是违反了清规戒律,偷吃了不该吃的禁果,爱上了仙子般的嫦娥。
但我不后悔。囚住了我的身,囚不住我的心!爱,没有对与错,能一生守着自己的亲爱,就是幸福!
假如我是吴刚,我会叫那桂花树在一夜之间开满米粒似花朵,然后,我会轻摇树枝,让那洁白的花飘下来,装进我爱情的酒窑,酿造出人世间最美的好酒,与我的亲把酒对饮,共度良宵。
假如我是吴刚,我会在中秋月圆那天,敞开月宫大门,让嫦娥舒袖搭起登天的云梯,盛情邀请天下所有的情侣们光临月球,和我一起,以彩云追月的节拍,咏一曲花好月圆,品味纯真的爱情……
(刊发于《π°诗刊》2014年第三期并入选(2014中国散文诗年度大展)
月亮之下,我捧起一坛老酒
我要低下我的头颅,就在今夜,在八月十五中秋皎洁的月亮之下。
父亲,你看见了吗?此刻,我就跪拜在你的坟茔前,双手捧着的是你最爱的老酒呢!那酒是用故乡土地上生长的红高粱酿造的,是绝对的纯粮,不像现在市场上卖的那些酒——掺水的,酒精勾兑的,喝了上头……
我知道,你别无嗜好,就喜欢喝上两杯。喝高了从来不发酒疯,就喜欢高声地哼几句家乡小调,长了翅膀的小调呵像你的兴致飞得高高,惬意在你的脸上飘出红红的云彩,你就踩着那云彩走呀走,走到月光照耀的梦乡。
我还知道你好酒,是怀念一个人,一个你爱的人。不能相亲相爱,白头到老是你一生的痛呵!酒,在你心里不是液体,是燃烧的火焰!在熊熊火焰中你才能清晰地看到她,看到她依然美丽如花,甜甜地拥着你、偎依着你……
酒伤肝呀!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我无法阻止你!
与其在漫漫痛苦中煎熬,不如快乐地跟随心爱的人而去。也许,这就是你嗜酒的缘故吧?父亲!
你看:今夜月光如华,芳草含香,我捧起一坛老酒来看你了——
来!就让我陪着你喝,陪着你醉,醉了就紧紧相拥在一起,抱成一轮中秋圆月,再也不分开……
(刊发于《重庆政协报》2017年9月19日并收入《2017中国散文诗年选》花城版)
画之神韵
我不是画坛圣手,但我明亮的眼里却闪动着:蜀绣,那魔幻般耀眼的光彩神韵。
我不是锦纶绸缎,但我华丽的身上却聚集着:蜀绣,那巴蜀田园山水的线条与灵气。
哦!蜀绣——
从汉朝锦官御笔亲批的奏折里亮相出彩,从成都平原宽广的沃野上腾展开来,那精妙绝伦的画幅便轻舒长卷、呈现出中国“蜀中之宝”不一样的美丽。
哪怕岁月更替绵延百年、千年;
哪怕长河奔流历经古代、现代……
有道是:“品画先神韵,论诗重性情”。可有谁见过这样的水墨作品?以匹匹软缎为画布,以根根彩丝为神笔,以巴蜀针法绣技描绘出花鸟虫鱼、磅礴山水……让幅幅绣品于平淡的构图中见神奇,于传神的境界里见底蕴,于自然的画意中生发出超凡脱俗的艺术魅力!
哦!我真想变成一只多情的彩蝶,翩跹在巴蜀绣乡那片五彩纷呈的花海里,轻盈地舞蹈,宛转地唱歌,然后把自己彻彻底底融进去,演化成画幅中那一朵向阳的花儿、一群啁啾的小鸟、一只飞翔的山鹰、一片起伏的山梁……
我久久凝视着你锦绣多彩的画面,像看到了古老巴蜀永远青春靓丽的容颜!
(刊发于《散文家》杂志2016年第三期)
霓裳之舞
这是我见到的最美的霓裳——
出自汉代,舞自唐朝。巴蜀宫女轻移莲花碎步,柔腰侧身反转,霓裳舒袖漫舞,羽衣迎风飞起来,宫廷大殿上帝王将相的瞳仁顿时亮了,醉美的眼神流溢出难以言说的惊艳……
琵琶击节反弹,纤指上下缠绕,眼波顾盼生辉,花朵含香展瓣在润滑的衣裙上,蜀绣之魅尽在唯美的霓裳之舞里。
情未了,心相随,执尔手,倚窗望……君不见世间多少草木悲欢西山残月,全在若水的轻罗绸缎里,一根绣花针的轻,挑起平沙落燕的优美,沉吟,静默,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君问归期未有期,全在针针流霞的巴山彩缕里。
“千歌万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从汉到唐、到宋、到元、到明……我看见无数皇朝倾塌,江山易帜,朝代更迭,斗转星移,平沙莽莽黄入天,自在织绣如旗,猎猎迎风的战鼓硝烟里。
唯有绵密灵动的针线,阅尽千帆,依然纤尘未染,依然栩栩如生地蚁行蝶翩在滔滔不绝的霓裳之上,蜀地多云雾,峰峦绮绝,故唯有蜀绣,女人们手中的一息灵针,从从容容地穿针引线,将满腹春晓秋霜,雨打芭蕉化作大地上多情的云彩。
云想衣裳花想容,锦城霓裳轻舞,红袖添香,那一窗的雨声,何时寄北……
(刊发于《散文家》杂志2016年第三期)
绣娘之媚
一双红酥手,如蝶儿上下左右翻飞。
一根绣花针,似神来之笔挥洒自如。
锦城美绣娘,端坐绣花台,满面含春,双目凝神,顾影自媚,窥镜自怜,抚三尺绸罗锦缎,寻造物之巧妙,固饰化于百工,尽展穿针引线刺绣之技,绣巴蜀女儿之娇情,绣成都平原之富美,绣剑门古道之奇险,绣峨嵋雄山之峻秀……巴蜀绣娘,媚在自然;巴蜀绣娘,活色生香;巴蜀绣娘,媚在平常百姓家;以仙姿卓绝的勤劳本色,在东方西南巴蜀之地尽展“家家女红,户户针工”的神奇景象。
鸳鸯枕,彩帷屏,花手帕,绫罗帐……一针一线总是情,情针意线绣不尽;绵绵密密女儿心,恰似那春花秋月,一点点、一缕缕,植入天下人心底,挥不去,不凋零,相伴人生风雨一程又一程……
哦!巴蜀绣娘,我就是睡梦里千遍万遍想你恋你的痴情郎!
我好想驾一朵彩色的祥云飞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那双巧巧的手、你那张美美的脸、你那娇娇的媚……然后,让我驮着你,穿云破雾走天涯……
(刊发于《星星•散文诗》2019年第一期)
渔歌
凌波而来――
带着湿漉漉好诱惑人的渔腥味儿;带着江风的轻柔,江潮的气势,水鸟的轻盈,波涛的粗犷,在长长的川江宽宽的沙滩之上飘逸、回旋……
还是我儿时听惯了的那支乡情浓郁的老调么?
还是那令汉子们乐,婆娘们笑,新媳妇小妺崽们羞的浑曲儿么?
唱了代代,传了代代,一首川江渔歌蕴含着几多人间真情,浓缩了几多悲欢离合!
噢!决非单是一种情感的喧泄,置身于浩瀚奔涌的川江,誰没有几分风雕浪塑的豪爽气魄?渔歌声声里:唱走了苦涩,迎来了甜蜜,一尾尾活蹦乱跳的渔儿也欢畅地游进了船老大们舒心惬意的曲谱……
呵!伫立江边――
笑看渔舟穿梭点染川江如诗如画;
喜听老调新曲咏叹渔家喷香的生活……
(刊发于《星星•散文诗》2016年第七期)
渔鷹
像浩瀚大江造就的精灵,渔鷹之翼挟一串水淋淋的音符,优美地翻腾于起伏趺宕的波峰浪谷之中。
是听到了来自波涛的呼唤,还是眺望到了水面上渔群泛起的层层鳞光?
是瞩目蓝天的高远,大海的辽阔,还是渴望在那一次次地上下翔舞中展示你身手的骄健?
呵!渔鷹――
许是自幼生长在川江你才具备了大江特有的灵性。
许是一生飘荡在川江你才练就了驰骋江天的本领。
朝朝暮暮,你伫立船头或亲昵嬉戏在渔夫厚实的双肩,依然一个飞翔的姿态,令那永无止境的浪中生涯凭添几分豪气。
悠然起落,击水拍浪而歌。
渔鷹高翔催动江河奔流。
哪里有江有水,哪里就有精灵般的渔鷹哟,哪里就有不死的江魂!
(刊发于《四川文艺》1992年第9期)
乡渡
好一个诗情浓郁的乡渡――
一湾江水环绕,一溜青石铺路,路畔那棵黄桷树上了些年纪,枝蔓交错的躯干上可记载着乡渡悠远的历史?可流传过乡渡陈年的掌故?
犹如一幅画:平淡中尽显川江风情。
好像一段歌:婉转中透出美之韵味。
看过江客三三两两走来;听笑语儿惬惬意意飘来;瞧老艄公乐滋滋地摆渡;望小船儿轻悠悠的往返……
呵!往事如烟,岁月似水,但乡渡依然很红火。
像千里川江一驿站:供来来往往的人们歇脚。
似一架流动着的桥梁:连着江南江北好春色。
即使是在清冷的夜晚,也有一轮圆月照着艄公有板有眼的川戏高腔――追波、逐浪、美川江……
(刊发于《四川文艺》1994年第三期)
老船
静静地安憩于白花花的沙滩。
已没有往昔驰骋波浪、戏弄大潮的雄姿了,一如从高高的浪尖上陡然跌到深深的低谷,像经过漫长爬涉的旅者,在一回回山重水复的辗转奔波中,最终没能再次盼到柳暗花明,峰回路转……
那颗漂泊之心终于停靠在平静的港湾啦;
那黑黝黝的船板,千仓百孔的风帆,肢离破碎的船体再也不能承受风的撕咬、浪的扑打啦。
啊!衰败的老船,曾经有过光荣历史的老船哟!
但静静安憩并不意味生命从此搁浅!
昨天虽已遥远今天依然清晰;何况那风仍在你耳畔低呤浅唱;那波涛仍在你心中奔涌激荡;那号子照样高亢,水鸟仍在盘旋,那水灵灵亮闪闪的渔网仍在你眼中富有魄力的抛上抛下哩……
江山依旧,乡情如初,季节平常而自然。
老船默默地厮守着它毕生钟爱的川江,将漫漫怀想融于江河;
眷恋无休无止……
(刊发于湖南《散文诗》2007年第6期)
纤道
这是川江畔随处可见的纤道:细长、细长,宛如一条褐黄色的长龙,傍着奔腾的大河逶迤,穿过沙洲,涉过碛滩,翻过坡地,一会儿蜿蜒着爬上陡峭嶙峋的绝壁,一会儿又飘浮着跌下深不可测的谷底。
已说不准存在多久了,没有谁去仔细考证过纤道的历史。但我却深深懂得,有江河长流,就有纤道延伸,就有条条纤道连接着的大河故事代代流传,形象而丰满,古老而悠长。
是奔流不息的长江大河孕育出了纤道。
是骠悍纤夫们结实的双脚踩出了纤道。
是根根金黄色的纤籐拉出了纤道。
是船老大粗犷炽烈的抢滩号子呼喊出了纤道……
纤道是川江历史的见证,是拉纤者殷殷血汗铺砌而成的呵,纤道因此才有了岩石坚硬的本质,不断向前伸展的力量!
哦,踏着褐黄色的纤道我渴望成为一名真资格的拉纤人,甩一串浑厚的号子在川江留一行跋涉的足迹丰盈纤道悠远的史章……
(刊发于湖南《散文诗》2007年第6期)
抢滩号子
宛如平地里响起一声雷,漩涡里飞出一段歌,川江上回荡着阵阵高亢激越的抢滩号子――
从骠悍船工们宽阔灼热的胸腔里蹦出,从船老大那粗犷豪放的喉咙里吼出,带着大河奔腾咆哮的气势,带着江鸥拍水翱翔的轻灵,顶逆水,闯漩流,过险滩,缚蛟龙……号子喊得水汉子们浑身是胆,热血沸腾;吼得江水让道,恶浪驯服,礁石低头。
听着这荡气回肠、音韵铿锵的抢滩号子,谁不激动得舞之蹈之!
见过这惊心动魄、摆舟破浪疾行的壮观场面,谁能抑制住眼热心跳!
抢滩号子自波涛流水中来,自渔鹰翅膀上来,因此有了大江弹拨的旋律,川江特有的韵味。
抢滩号子由渔舟截着而来,由船工血汗浸泡的经历中来,因此展示出劳动者搏击中流的气魄,踏浪而歌的魅力。
一首抢滩号子就是一支《川江船夫曲》,嘿佐嘿佐的吼声里,记载着水汉子们竖在浪尖上的流浪生涯,凝聚着船夫子们的喜怒哀乐,蕴含着代代船工们心中的爱憎、追求与向往……
嗬!在雄壮的号子声中,汹涌的江水会变得温柔,颠簸的帆船会变得轻盈,骠悍的船工会摆动双臂挥着船桨,去笑迎生命长河中那一段段充满艰险和快乐的新航程。
(刊发于《重庆日报》两江潮副刊1995年7月18日)
马背诗人
是清凌凌的湘江水喂养了您,还是畅饮了陕北黄土高原的风?您的诗才显得那幺粗犷、豪放、浪漫、乐观......展现出伟大共产党人的襟怀和胆魄!
呵!您是战士、领袖,又是一位杰出的诗人——
长于马背构思,喜吟绝句七律,眼观革命风云,胸怀雄才大略。您以胜似闲庭信步的风姿纵马驰骋:从嘉兴南湖,到巍巍井岗:从遵义红楼,到延安窖洞……踏遍千山万水,历经艰难险阻,颠簸的马背上迸放出多少诗情的火花,辗转的跋涉里孕育出多少燎原的宏图:漫漫长征中,您吟“西江月”,您咏“沁园春”,您唱“满江红”……唱得三军尽开颜,唱得雄鸡报晓天下白,唱得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
您在倥偬的马背上传播马列主义真理,谱写中国革命的崭新篇章,丰富您的思想,结晶您的智能,升华您作为一名光荣共产党人伟大而崇高的理想……
呵!历史将永远铭记您马背上那段不朽的岁月。
人民将世世代代景仰您哟!马背诗人――毛泽东。
(刊发于湖南《韶山报》2003年12月26日并获首届“星火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二等奖)
领袖放歌在三峡
1958年春,毛主席乖江峡轮从重庆到武汉,面对三峡美景,不禁诗兴大发……
悠长的汽笛,唤来喷彩的晨曦,映亮两江汇合的重庆港。此刻,一艘江轮张开朝天的风帆,载着一个伟人的梦想__启航。天高云淡,春风飘荡,江涛起伏回旋,水鸟拍翅欢唱……这是一段多幺令人难忘的航行呵! 领袖迎风伫立在甲板上:身躯高大巍峨,神采浮现脸庞,被猎猎江风卷起的风衣下摆飘舞着,飘舞着的还有他如潮的思绪,早已蕴藏于胸的宏图华章。
领袖站在甲板上:笑览八百里三峡风光,看那夔门峭壁如削,瞿唐峡惊涛澎湃,神女名峰耸秀,峡谷峰峦迭障;更有古老的巴人神话和中华传奇如一部经久弥香的历史画卷闪亮在他睿智的瞳仁,一次又一次激发着他潮水般奔涌的诗兴。
领袖站在甲板上,静静的眺望着三峡美景,构想着壮丽的未来。他沉思着、沉思着……一段令人振奋的千古绝句终于从他宏大的胸腔里蹦出:“……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这带着浓郁湖南腔的壮阔诗句在千里大江上回荡,带着江潮的气势,波涛的节奏,饱含深深的韵味,凝满主席和他率领下的中华儿女“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壮志豪情!
如今,随着三峡工程135水位成功蓄水,当年的预言成为现实,我仿佛又看见领袖放歌在三峡,以他伟人特有的手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刊发于湖南《韶山报》2003年12月26日并获毛泽东诞辰110周年征文优秀作品奖)
桂花树之恋
江津中山古镇常乐村有一棵迄今逾300年的桂花古树,每天,年过八旬的雷德明老人都要守在树下和桂花对话,年年如此,从不间断……
——题记
我的爱,在桂花的香里。桂花的香里,涌动的全是感动的词语。
词语很轻、很轻,它把赞美捧在手心,让花的暗香从歌唱中腾起身来,一步步引领着我走近一棵树,一棵树饱经风霜的身子里,藏满爱情……
我多想、多想拥有这份爱,也把那棵树看作我相守一生的爱人。但我只能奢望,只能用一双忌妒的眼睛去传递我心中缠绵了很久的秘密。只能用心去听,一句重复了许多年许多年的情话,那些话似乎与我无关,却时常重重地撞击着我的胸口。
数十年呀!与一棵桂花树默默地相守、相望,真情一点点浸润着脚下的泥土。思恋生长的青青树叶上结满米粒的清香,那洁白、纯净的香呵!不会随风远走,她的爱,早已同桂花的香融为一体。
是神话?是传奇?看似平淡的坚守蕴藏着爱伟大的真谛。
我多想、多想像她们那样,一辈子守着自己的亲爱,从此不再彷徨、犹疑……
(刊发于北京《关睢爱情诗》刊2013年第一期创刊号)
黄石的槐
看见槐,我就不由自主想起了儿时唱的歌谣:“杨槐树,杨槐花,杨槐树下就是我的家,我家就在杨槐下,名字就叫马兰花……”
好像忘记已久,似乎又格外清晰。
因为黄石铁山的槐,我渐渐衰老的思维竟然抽出了根根花的香蕊。
哦!我惊讶,一座绿茵覆盖的山,居然是由一吨吨废弃的矿渣垒成!而那满山香浓葱郁的树,居然生长在由块块石头筑成的山峰之上。
不用怀疑,存在就是奇迹。黄石铁山的槐就是历史不巧的见证。
信步穿行于槐树林中,我仿佛也成了一株亭亭玉立的槐,浑身披满飘逸的青衣,挥洒一路银色的香雪,随风飘零,向漫漫长天,向辽远大地,向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儿喃喃吐露心迹,柔柔表述衷肠……
爱与不爱我都是槐,就像我的根早已深深扎在有爱的土壤里。
何况儿时唱的歌谣还在我震颤的心室回响,歌谣里还香着瓣瓣我心仪的花。
呵!今生我注定与黄石的槐有缘。
在清雅的槐花香里,正悄然绽放开我瞩望的马兰花儿的梦境……
(刊发于湖北〈黄石文艺〉2018第二期并入选〈2018中国散文诗年选〉花城版)
大海子
大海子没有海。
大海子是黔西北一个小小的山寨,寨子黑亮不带海洋蓝蓝的肤色,寨子天生就是贵州高原的模样。
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大海子。我的祖先们或许知道,父辈或许知道,要不?他们生要选择这里;到天堂,也要把漂泊的魂灵安放在这里。
兴许,很多年以前,这里就是海。
那延绵的青山就是海起伏的涛浪。
那金黄的玉米地就是海泛起的波光。
那黄土层里埋藏的块块乌金呵,就是大海沉淀的稀世宝藏……
而我,也想潜入深深的大海。
像海藻伸展开长满触须的臂膀,紧紧抱住大海子。
我偎依着故乡,任奔涌的泪水,亮起明月的灯盏。
(刊发于〈贵州民族报〉2018年11月29日)
本组稿件由重庆散文诗学会筹备小组推荐
作者简介
施迎合,网名诗意银河,迄今已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民族文学》《啄木鸟》《散文选刊》《星星》《国家人文地理》台湾《葡萄园》等海内外百余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500余件,200万字;有作品获奖,收入《当代新现实主义诗歌年选2011卷》《2012中国诗歌年鉴》《2015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2017中国散文诗年选》等年度选本;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员,江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个人专著两部。
来稿须知
1、文体:现代诗、小说、散文、文学评论、杂文、报告文学。
2、要求原创,其他平台未发表过。附百字以内个人简介及生活照片1张,文末留下作者通联方式。未按要求投稿,俱不采用。
3、投稿时用压缩文件发送。原创作品,文责自负。
4、投稿请关注本公众号,并添加主编微信,以便联系。
5、本平台兼具《重庆政协报》副刊信息发布功能。优秀作品将作为报刊选用,并支付稿酬。
主编微信:zhoupengcheng811701
征稿邮箱:3231290337@qq.com
公众号:文学书院(wenxueshuyuan)
主编│周鹏程
责任编辑│向飞
微信号│wenxueshuyuan
电话(微信)│13983260318
投稿邮箱│3231290337@qq.com
网址│http://blog.sina.com.cn/zhoupengchen

关注文学书院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